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

行業要聞
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行業要聞

“一帶一路”外匯概覽發布 企業“走出去”蹄疾步穩

發布日期:2019-04-24 信息來源:中國證券報

    4月22日,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了《“一帶一路”國家外匯管理政策概覽(2018)》(以下簡稱《概覽》)。國家外匯管理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此次《概覽》在更新原有68個國家政策變化基礎上,將涉及國家范圍擴大至與我國簽訂共建“一帶一路”合作文件的123個國家。

  據介紹,《概覽》從經常項目外匯管理、資本和金融項目外匯管理、個人外匯管理、金融機構外匯業務管理等方面對各國外匯管理政策進行梳理,為市場主體理性開展“一帶一路”貿易投資活動、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提供更豐富的參考信息。

  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外匯管理政策存較大差異

  近年來,我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經貿聯系逐漸加深。據商務部統計,2018年我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16.3%,高于同期我國外貿增速3.7個百分點,占外貿總值的27.4%。2018年我國企業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達156.4億美元,同比增長8.9%;沿線國家對我國直接投資60.8億美元,同比增長11.9%。當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中新興市場國家比較多,各國對外開放水平和外匯管理政策存在較大差異。

  外匯局有關負責人介紹,部分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存在外匯管制,主要包括直接管制、間接管制和其他隱性管制。但近年來有所改善,比如,埃及自2017年5月起提高外匯兌換額度,并于2018年放松美元支付限制;烏茲別克斯坦自2017年9月起取消外匯兌換管制政策,央行匯率與市場匯率并軌,貿易項下可自由換匯匯出;馬來西亞央行在2018年8月宣布放寬強制結匯要求。

  中國銀行上海分行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近年來,我們服務的‘走出去’企業既有中船工業、中遠海運、上汽集團、上海建工、上海電氣和上海電力等國有企業,也有晶科電力、遠景能源等民營企業。企業經常遇到的困難主要在于缺乏海外觸角,因信息不全面或信息不對稱所產生的各類風險,如項目所在國政治經濟環境變化所帶來的經營管理風險,因監管措施造成的投資合規性風險,因外匯管制形成的收益收回和資金過境風險,因匯率下跌導致的項目收益風險等。”

  《概覽》便利企業查詢他國外匯政策

  新增投資明顯增多,就意味著我國企業需要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外匯政策有一定程度的掌握和了解。

  “為了做好金融支持工作,外匯管理部門堅持開展‘一帶一路’相關政策研究,了解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國家外匯政策環境,服務市場主體。”外匯局有關負責人稱。

  “在投標時要考慮利潤是否能順利匯回國內,如果有渠道查詢相關的外匯管理政策,會有很大幫助,畢竟之前并未在某些國家開展項目。”四川成都建筑工業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道。

  《概覽》的及時更新也為企業帶來了更多便利。惠生工程(中國)有限公司(上海)相關負責人邵道廣表示,“《概覽》對我們在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國家進行貿易結算、融資乃至投資都有非常重要的指導作用。以前了解的‘一帶一路’沿線國家外匯管理政策都是零碎的,也常常是道聽途說,權威性不夠。《概覽》大大節省了我們搜集、整理相關信息的時間和成本。”

  上述負責人表示,《概覽》以國家為維度,詳細介紹了各國的外匯管理政策,一方面有助于銀行有效管理信貸風險,如合理規避匯率風險、有效評估資產收益、確保投資合法合規、保障收益安全收回等;另一方面,能夠幫助銀行及時掌握可靠、全面的境外市場政策變化,采取合理的融資結構和靈活的產品組合,為企業“走出去”保駕護航。

  外匯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總體來看,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程中,需要尊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發展階段所對應的外匯管理模式,同時通過雙邊、多邊等機制積極推動各國改善政策環境。此外,外匯局稱,外匯管理部門將繼續深化外匯管理改革,擴大對外開放,服務高水平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,有效防范風險,促進我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政策溝通、設施聯通、貿易暢通、資金融通、民心相通,推動共建“一帶一路”高質量、高標準、高水平發展。
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片